首頁

巴夏:為什麼大多數飛船都是碟形的?而我們的飛船是三角形的?

問:大約一年,一年半前,我參加了你的一個集會,你解釋了一種銅盤和圍繞在它周圍的磁體⋯ 巴夏:是的。 問:我想問你的是 – 我把它和我們收集的其他信息放在一起問吧 – 就像⋯我參加了拉撒烈的研討會,他解釋了實相,他說有8個夸克。夸克是我們對非常微小的粒子的稱謂⋯ 巴夏:夸克。 問:夸克。 巴夏:從某個感知層面上看,是的。從所有感知層面上看,並不是這樣。 問:對。那麼頻譜 – 他們說:重力產生磁譜⋯產生電磁譜⋯產生這個宇宙?你怎麼看待它?[?] 巴夏:你的特定稱謂不一定符合我們對...

閱讀更多

巴夏:為什麼不能想起夢?

巴夏:順便說一句,祝你有個好夢。 問:我很少做夢。 巴夏:哦,不會的,你經常做夢。 問:我沒有意識到夢,我不能回憶我的夢。我也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。 巴夏:哦,很好,謝謝。原因有兩點:一,很明顯,正如你們許多人知道的,以你們的說法,夢實相(或世界)會因為你們害怕面對某些東西而能夠被抑制。(二,)但是,從正面的角度來看它,很多時候,如果你開始融合你的物質實相和你的夢實相,並知道它們真的是同一個實相的擴展,那麼,你就不會在這兩個實相之間做出那麼大的區分。當這兩個實相之間沒有那麼大的差別的...

閱讀更多

巴夏:災難現場的每個人未必都與其他人有具體的協議

問:我最近參與了一個電視廣告 巴夏:嗯。 問:在這個商業廣告中,我們使用了一架噴氣式戰鬥機與一輛法拉利轎車比賽。結果飛機墜毀,飛行員在拍攝時當場死亡。 巴夏:嗯。 問:所以我一直想知道,他是否與那個商業廣告製作方,以及所有目睹他的死亡的人有一個協議? 巴夏:一般來說,是的。一般來說。 問:換句話說,在另一世,我們⋯ 巴夏:換句話說,讓我們這樣說吧:在你們的集體信念系統中,沒有任何東西阻止那個事件的發生。其中有幾個人與那個特定的事件有非常具體的協議,而大部分人僅僅支持它並允許它...

閱讀更多

巴夏:灰人和混血兒住在哪裡?

問:另外一個問題,是關於我從來沒有太多地關注過,但是人們都在談論的灰人和混血兒的問題。 巴夏:嗯。 問:他們住在哪兒? 巴夏:有不同的混血兒,這取決於你所說的哪個混血階段!如果你說的是存在於你們當前的時間框架中的混血兒,也就是最近通過對人類的DNA和灰人的DNA進行基因操作而產生的混血兒,他們主要生活在飛船上。 問:哦,灰人呢?他們有自己的星球嗎,還是⋯⋯? 巴夏:他們有一個星球,但是那個星球在很多方面已不適合居住。他們大多也住在飛船上。 問:哦,明白了。 巴夏:現在你知道了...

閱讀更多

巴夏:火星人與ET信息的公佈

問:我又見到了亞伯拉罕,那些實體們。 巴夏:嗯嗯。 問:有人問了他們一個問題,我們星球上有沒有外星人,他們的回答是,沒有。 巴夏:的確沒有。 問:那些火星人呢? 巴夏:他們已經不再是外星人了,他們的基因已經適應了你們的環境,他們生活在你們星球上,他們不是外星人,他們在很久以前就失去了他們的星球。 問:所以他們回答沒有。 巴夏:沒有,在你明確稱為外星人的意義上沒有,有一些來來去去的外星人,但是沒有永久性的居民。那些適應了你們星球的火星人不再是外星人了,正如在美國的你們不再將自己...

閱讀更多